是产业幼稚,不是企业幼稚?
发布时间: 2018-12-15 14:39   已有 人次浏览   
美国贸易战之外的遏制战,是以出口技术管制作为“弹药库”。管制主要是国防部通过军方管制或者通过包括国际瓦协组织,来进行技术出口的控制;财政部也有一些相关职能。而对于军民两用的技术与产品,则主要通过美国商务部的“出口管制清单”来实施。
这个清单,正是美国可以进行定向跟踪、精准放冷箭的关键支撑。它背后,则是基于美国成熟的工业情报体系。由于美国大量的工业基础调研工作,使得美国在对两国的工业家底的认识上,非常清楚。
4月份,中兴事件; 8月1日,美国商务部公布出口管制清单,涉及到44家机构,重点“受灾区”就是航天科工、中国电科;10月中旬是中广核集团;10月底则是将福建晋华列入黑名单,这家生产存储器的设备还在工厂调试中,就被迅速断供;12月,华为中箭。
为什么美国计算得这么精准?实施作战计划的是美国商务部的产业安全局。400人左右,充满了各种懂工业、懂贸易、懂法律的全能人才,盯准全球高科技企业。
而产业安全局下属的技术评估办公室(OTA),则每年都花费大量时间,评估技术先进程度、国内的技术依赖度、国外技术的进展等。随后,美国商务部会把关键企业列入到出口管制清单上,目前中国有101个单位(及子机构)和个人,被列在这个黑名单上。这个名单,还可以随时拉长。
这就是美国用产业成熟度,来挤压中国的产业幼稚症。中国制造体量看上去很大,但背后的工业保障体系却很稚嫩。而中国制造要进入中高端价值链,背后必须要有健康的产业体系来保障——它远远超过了一个企业的能力范畴。要想应对凶狠的高科技遏制战,还需要更成熟的产业体系。
根据中国工程院和机械研究总院的“制造强国指数”,美国排名第一。但即使如此,美国制造业仍然天天在强调“国家供应链的安全”。而同样的话题,在中国却几乎处于边缘话题。供应链永远被当作企业的问题,而不是一个国家安全的问题。
这不是大疆、中兴、海康威视是否有过失的问题,也不是华为是否低调,是否领跑5G的问题,更大的战略命题是,中国高端制造业要崛起,产业保障体系也要随之跟进。
这不是一个企业的战争,也不是一两个阴谋论的细节。
这是国家之间的较量,也是一个产业链的防御战。